欢迎光临同创资讯!
当前位置:主页 > 国内资讯 > 大型纪录片《同心战“疫”》第一集《令出如山》

国内资讯大型纪录片《同心战“疫”》第一集《令出如山》

分类:国内资讯 发布时间:2020-09-04 人气:52 来源:同创网整理

大江东去,不舍昼夜。波澜壮阔,砥柱中流。多少古今英雄,多少悲欢勇毅,汇入大地苍茫。在21世纪踏入第三个十年之际,一种凶险病毒,一场百年大疫,向全人类的生命与健康发起野蛮挑衅。巍巍黄鹤楼,见证了一个城市、一个国家、一个民族对命运与前途的决然捍卫。长江一帆远,黄河九曲阔。

晴川三万里,脊梁十四亿。这是一场中华民族的旷世搏杀。因其悲壮凝重,因其浩然卓绝,而必将被民族历史所铭记。深冬至暖春,步步千钧。磨难中奋起,生命不屈。2019年12月底,武汉当地的医生,发现了端倪。

张继先,湖北省中西医结合医院呼吸内科主任,一位在抗击“非典”时立过三等功的大夫。12月26日,张继先接诊了一对老人。在看患者的胸部CT片时,她发现情况有些不对劲。

湖北省中西医结合医院呼吸内科主任 张继先当时老太太有发烧咳嗽有点肌痛,做了肺部CT是双肺多发磨玻璃阴影,以肺炎收住院的。进来以后她丈夫也住到我们科里来了,他们两个人CT表现有类似。

国内资讯|同创资讯网

有着多年呼吸科临床经验的张继先察觉到,这不是普通的肺炎。同一天,医院又收治了一位有同样症状的患者。张继先把这几位患者的情况向医院作了报告,医院立即上报武汉市江汉区疾控中心。

之后两天内,门诊又收进来3位病情相似的患者。湖北省中西医结合医院呼吸内科主任 张继先我觉得肯定是个不对劲的病,但是具体什么病我也说不出来,所以我只好往上报,向上面反映。 医院即刻上报。

12月29日,湖北省、武汉市卫健委接到报告后,紧急指示市、区疾控中心派人来进行流行病学调查。此时,张继先发现,呼吸科的门诊量连日激增,几乎难以应付。

湖北省中西医结合医院呼吸内科主任 张继先怕,慌啊,怎么这么多的病,怎么有这么多人得这种病。这段时间,武汉其他医院也陆续出现了同样情况。

在当地的街谈巷议中、社交媒体上,关于出现了一种不明原因肺炎的声音,也逐渐多了起来。这是什么病?致病原因是什么?病毒从哪里来?怎么进行有针对性的救治?一切都是未知。

12月30日,武汉市卫健委向辖区医疗机构发布《关于做好不明原因肺炎救治工作的紧急通知》。12月31日,国家卫健委派出的工作组和专家组抵达武汉。武汉市卫健委发布通报称,已发现27例病例,并提示公众尽量避免到封闭、空气不流通的公众场合和人多集中地方,外出可佩戴口罩。虽然致病原因不明,但有关方面的应对工作已迅速展开。

进入2020年1月后,武汉市卫健委连续发布疫情通报,病例数开始逐步上升。国家卫健委1月1日成立疫情应对处置领导小组;1月3日会同湖北省卫健委制定《不明原因的病毒性肺炎诊疗方案(试行)》等9个文件;1月4日开始在武汉全市组织救治工作相关培训;1月6日在全国卫生健康工作会议上通报有关情况。疫情发生后,党中央高度重视。


习近平总书记时刻关注疫情形势,把疫情防控作为头等大事来抓,亲自指挥、亲自部署,及时作出一系列重要指示和批示。1月7日,习近平总书记对做好疫情防控工作提出要求。

根据总书记要求,各有关方面迅速行动起来。1月14日,国家卫健委召开全国电视电话会议,部署加强湖北省武汉市疫情防控工作,做好全国疫情防范应对准备工作。中国科学界、医疗界迅速行动起来,一系列研发病毒检测试剂、病毒基因测序以及分离病毒毒株等工作快速展开。面对如何治、如何防,一线医务工作者也在艰难探索。面对疫情,各相关医院在尽量接诊、尽量救治,但疫情在迅速发展,来势凶猛,其对病人的杀伤力超出了很多医生的估计。

武汉市金银潭医院院长 张定宇(1月)3日、5日的时候就已经有七八十病人在里面,而且重症病人又特别多,有的病人已经就垂死的状态,我们就知道这事情就很严重了。随着病例增多,“人传人”的迹象已逐渐显露。进入1月中旬以后,武汉协和医院神经外科一名脑垂体瘤患者在术后出现发烧症状,肺部CT显示双肺磨玻璃影病变。

不久之后,与他接触过的14名医护人员陆续出现发热症状。与凶险而又陌生的病毒突然遭遇,武汉的医护人员坚守岗位,一些人陆续被感染。1月18日,国家卫健委派出高级别专家组,于1月19日凌晨到达武汉。

当天一早,专家组听取了武汉当地有关部门对疫情情况的汇报,并通过多种渠道了解情况。尤其是医务人员感染的病例,让专家们确认,存在“人传人”。

国家卫健委高级别专家组组长 中国工程院院士 钟南山因为人传人是个大问题,是个大分界,这个急性传染病最要害是这个,所以我们的专家组就专门针对这个问题来做调查研究。

1月20日,专家组离汉抵京,并于当天下午出现在国家卫健委组织的新闻发布会上。2020年1月20日,国家卫健委高级别专家组就新冠肺炎疫情答记者问国家卫健委高级别专家组组长 中国工程院院士 钟南山目前已经证实了有人传人,也证实了有医务人员的感染。当晚,钟南山通过电视直播,再次确认存在“人传人”。

白岩松:针对人传人,现在的情况是怎样的?钟南山:目前资料显示,是肯定存在人传人。此时北京、深圳等地也出现输入性病例。病毒已呈扩散之势。

而在武汉,被感染的患者越来越多,各个医院的床位爆满,当地医疗资源已不堪重负。武汉市中南医院护士忙不过来,从来没见过这种阵势。

武汉市金银潭医院院长 张定宇每家医院排队,门诊排队排得一塌糊涂,而且病人排队排到马路边上来了。武汉市中心医院胸外科主治医师 徐迪 完完全全状态要失控了,医院人满为患,有站着,有坐着的,有躺着的,有相互依偎的,还有已经去世的病人都会涌在里面,在很狭小的空间里面,大家真的是很痛苦,那个场面很痛苦。

没有办法,作为医生没有办法,很无力。医护人员连续奋战,体力已达极限。防护用品也很短缺。医生护士们与病毒短兵相接,几乎是以命相搏。武汉市中心医院疼痛科主任 蔡毅就是在搏命,当时没有办法讲什么防护的,手上东西也不够,呼吸机也不够,面罩也不够,病区毕竟临时搭建的,太急了,然后病人就涌进来了,还有很多涌进来的病人是你无法拒绝的,病得不行了,站在病房门口你收还是不收,当时收的话我们医生已经快崩溃了。

患者激增,试剂盒短缺,很多疑似病人不得不在各处奔走。备受煎熬的他们,也成为潜在的巨大流动传染源。患者老雷回忆起当时求医无助的场景,依然心有余悸。患者 老雷你像我当时咳嗽已经都,已经咳嗽那就不得了,还是没法入院。记者:有没有去别的医院尝试一下?男:去了呀,去了都是满的呀,挤都没法挤,好像到了世界末日一样那种状态,那真是用语言是无法言表的,我现在想起来都是心有余悸,非常害怕。病毒凶顽,疫情汹涌。生命脆弱,城市沉重。

一个躲在暗处的敌人,一个张牙舞爪的魔鬼,就这样扑了过来。烟雨莽苍苍,龟蛇锁大江。人类文明发展史,就是不断与各种疾病、疫病进行斗争的历史。疫病一再野蛮地夺走千百万人的生命,曾令古希腊、古罗马文明遭受重创,令中世纪的欧洲陷入黑暗。人类也在与疫病的搏斗中发展新的文明。工业革命后,抗生素、疫苗等逐渐登上战场。

没有硝烟的残酷较量,一次次到来。新世纪之初,全国人民曾并肩奋战,共同抗击非典。近年来,全球仍不断受到重大疫病威胁。2009年从美国、墨西哥等地暴发的甲型H1N1流感,曾蔓延至全球。

这次,突然向人类扑来的新型冠状病毒,源头不明,行踪诡异。其所引发的疫情,横冲直闯,猝不及防。中央指导组专家组成员 东南大学附属中大医院副院长 邱海波新冠病毒跟我们以往(所知)的SARS,跟我们以往说的这个甲流都不一样,它的潜伏期比较长,症状不典型。

可能有发烧,但也不太高,可能有咳嗽,但可能也不那么明显,这样的一个不典型的症状,往往会持续一个星期甚至十天的时间。而它变成重型的时候其实仍然症状不典型,往往表现为就是一个胸闷。

直到它发生心脏骤停或者说严重的低氧血症的时候,表现才比较明显。我们医生们在讨论的时候常常会说这是一个很诡异的现象。面对完全未知的病毒、突如其来的疫情,医护人员、科学家们挺身应战。

很快,新型冠状病毒的全基因组序列得以确定,并分离得到病毒毒株。从2020年1月3日起,中方定期与世界卫生组织、有关国家和地区组织以及中国港澳台地区及时、主动通报疫情信息。

1月4日,中国疾控中心负责人与美国疾控中心负责人通电话,介绍疫情有关情况,双方同意就信息沟通和技术协作保持密切联系。

1月10日,中国国家卫生健康委、中国疾控中心负责人分别与世界卫生组织负责人就疫情应对处置工作通话,交流有关信息。1月11日起,中国每日向世界卫生组织等通报疫情信息。

1月12日,世界卫生组织宣布,中国已与其分享了新型冠状病毒的全基因组序列信息。中方将相关信息在全球流感共享数据库(GISAID)发布,全球共享。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 谭德塞显然这次出现的新型冠状病毒,是一种新发现的病毒,(中国)找到它基因的工作顺利进行,这已经表明了中国的工作能力,测序也迅速完成,但是更为重要的是,(中国)立即(与世界)分享。正因如此,韩国、日本、泰国能够很快对新型冠状病毒作出诊断。新冠肺炎疫情,是新中国成立以来发生的传播速度最快、感染范围最广、防控难度最大的一次重大突发公共卫生事件。

1月20日,习近平总书记作出重要指示,要求把人民群众生命安全和身体健康放在第一位,制定周密方案,组织各方力量开展防控,采取切实有效措施,坚决遏制疫情蔓延势头。

国务院作出决定,将新冠肺炎纳入传染病防治法乙类传染病,实行甲类管理。这是控制疫情传播的必要环节、关键一步。习近平总书记在20日所作重要指示中,指出了此时的要害问题——“目前正值春节期间,人员大范围密集流动,做好疫情防控工作十分紧要”。而武汉,恰恰就处在春运的枢纽位置上,是九省通衢、人潮聚散之地。当断则断。

1月22日,习近平总书记果断作出决定,要求立即对湖北省、武汉市人员流动和对外通道实行严格封闭的交通管控。

1月23日10时起,武汉全市公交、地铁、轮渡、长途客运暂停运营;机场、火车站离汉通道暂时关闭,恢复时间另行公告。警察1:车窗摇下来,后面有没有人?司机:没有。警察2:把车窗摇下来通通风。

地铁广播:“各位乘客请注意,今天的列车服务已经结束,车站即将关闭,请尽快出站”。隔离之法,古已有之。《汉书·平帝纪》记载,元始二年,“民疾疫者,舍空邸第,为置医药”。“隔离”就是当时防疫的重要举措。

然而,在21世纪,对一个千万人口量级现代化大城市的人口流动和对外交通进行阻断,其复杂严峻,全无前例。中央党校(国家行政学院)教授 辛鸣 在现代社会这样流动性很大的一个背景下,要想作出封城这样的决定,很艰难很艰难,但是我们也看到,要想抗击这么一场前所未有的巨大疫情,没有及时有效彻底阻断传染源,它也是不可能的。那么面对这样一个两难的决定,需要清醒冷静的科学判断,更需要有坚定巨大的政治勇气。



文章标签
专题专栏